男人、女人、愛情

撕斷了那結記載下連日來的灰色心情,撕掉了思念的點點滴滴。

撕掉一頁頁的紙容易,在那一念間,才發現那些日記在記載當時占據那天心情色彩“塊色”比較重的,可此時的心情去看,已蒼白無力。

複製文章時,也請重新整理一下喔 story.yipee.cc

經歷過了,自己的那顆心,愛了,痛了,傷了,碎了,傻了,怕了,卻依然渴望著,想想,是不是太賤了?

不,千萬不能用這個字眼,愛是沒有錯的,只是在愛的時候沒有占據天時、地利、人和,怨不得誰,所以不要悲觀絕望,應該是對情,對愛,不要絕望。

不要去懷疑世間到底是否存在過真愛否?不要去懷疑世間到底有沒有好男人。想想,之所以懷疑,還不是因為自己沒有真正遇到過。

從書上看過一句話:愛八分就夠了。要知道留兩分給自己,或許也是給自己一個除地,一個退路吧。愛情是說不清楚的,所以愛到八分是最明智的,可是愛就愛了,真誠的愛情,總是不顧一切,不計較後果的,誰又能清醒地保持愛到八分呢?其實愛得太明智了,似乎也覺得有些變味,也會愛得太累。

很是羨慕瓊瑤筆下的男男女女,愛得轟轟烈烈,愛得真誠,愛得寬容,縱然不得已而分離,也依然蕩氣回腸,百轉千回,可比梁祝。於是我們知道了愛情的美好,憧憬在走向花季的時候,不要獨自開,不要孤芳自賞。我們年輕的心,潛意識裏接受的總是向往的美好,卻不知道愛情的殘酷的一面。

愛情來了,男人對女人說愛的時候,眼裏充滿的是真誠,一臉認真(當然了,那時候的他認為愛情這東西可是件嚴肅的事情,呵,不可兒戲),字字堅決,女人毫不懷疑,愛情嘛,總是在情到深處時,全力以赴的。哪怕有瞬間的疑慮,也會被攻破的,女人嘛總是心軟的動物,多半時候都會跟著感情淪陷。所以也注定了要受傷。

愛走遠了,男人對女人說不愛了,他的眼神是躲閃的,如果當初女人問男人為什麽愛她,男人要麽就把女人如何如何值得他去的理由說上一大堆,多半的會說愛是不需要理由的。可是,不愛了,就有理由了,一打理由都不夠他用,他還會不要臉地把當初女人對於他對她的前提出的種種疑慮全部說出來,男人此時大概會說:當初你對我的顧慮是對的,我確實不適合你……如此這般一番就結束了不愛。可憐的女人,當初的顧慮最終是為男人狼狽退出而準備的台詞,經過男人之口後,是那麽的可笑,又說得那麽的冠冕堂皇。

女人與男人的感情,女人總占下風,在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措手不及的情況下接受男人的感情時,女人往往吃虧在心軟。為什麽這樣說呢?男人示愛太熱烈了,簡直無法阻擋,有時候女人就是稀裏糊塗地接受了,就算有些不可思議,有些疑慮,都被男人的表演打動,開玩笑哦,不甜言蜜語,怎麽能把女人哄到手?當男人得逞後,卻不好好珍惜,當女人有些清醒了,意識到了這是個不能給她一生幸福的男人的時候,她總是很矛盾,心在痛苦地掙扎,欲罷不能,女人心軟啊,總是會僥幸地認為一切會好的,可是多半都是吞著黃連過日子,或者麻木地接受這一切,自己卻做不到絕情地離開,女人呀,這個心理,以攻為守,守著男人煩她,明明知道再這樣下去,男人會一腳把她踢開,可還是固執地等著那天的到來。還是那句話好:愛到八分剛好。能做到的人當然是會好好享受生活的人,可是世人能做到的有多少?人人都那麽清醒,就不會有那麽多情傷。

女人實在不值得同情,誰叫她要作繭自縛呢?其實任何一種男人不愛的理由,最終女人都只有一個結局:把悲傷留給自己。

很是佩服男人的表演天賦,示愛的時候,真是一場精彩而可愛的表演;在不愛的時候也是一場精彩而可笑的表演。都是一場表演,卻大有不同,前者粉墨登場,後者則是倉皇落幕。僅此而已。

男人說過不愛時,一轉身就足以看清偽善。絕情、冷酷是慣用的伎倆。可是有某些情況,某一年或者有一天,突然良心受到觸動,他會對女人說:“我覺得對不起你,我很不像個男人,簡直不是人,你恨我吧,你打我、罵我吧,這樣我的心裏好受些……”男人的話,一字一句,重重敲打著女人的心,其實他不知道女人的心早已經是一顆苦苦支撐一碰就碎的玻璃心。在此時男人的這一番折騰,一塊、一塊在這一刻剝落,碎了一地。男人真是善於在傷口上撒鹽。可是女人還是掙紮著破碎的心去安慰那個男人,這何嘗不是一種自我折磨?女人獨自承受那些痛苦傷痛,卻還去顧及別人的感受。

心軟啊!女人。總之,男人只對自己的痛苦敏感,對別人的痛苦麻木不仁。人性的可悲。

這是何苦?女人啊,女人!

這是女人的宿命,怨誰?

女人在絕望中掙扎,對愛的渴望卻是望洋興嘆。

欲罷還休的情殤只不過是自我折磨,愛得忘了自己又能怎樣?

我不得不相信:命裏有時終須有,命裏無時莫強求。

不知道這算不算是一種無奈的自我安慰,一種逃避,那怎麽去詮釋它?

斷了,一段感情就終結了,人生如戲。

張愛玲在《愛》裏說過:“在時間無涯的荒野裏,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這才是愛。

愛就是要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

 

那情呢?情為何物?

覺得文章好的朋友,按個讚把它分享出去,會讓你更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