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小童

精靈學校四年一度的學習之旅就要開始了,小精靈們一早就圍著學科噴泉排排坐。精靈小童興奮地看著噴泉裡閃閃爍爍的各色水珠;他不知道這些代表不同學科的水珠,會是哪一顆落到他的手上,告訴他未來四年要學的是什麼。

複製文章時,也請重新整理一下喔 story.yipee.cc

公佈學科的時間到了。噴泉裡的水珠突然往上一沖,四散旋開。所有精靈手上都落下了不同顏色的水珠。水珠很快漾成了字。

「再見?」小童看著手上藍色水珠漾成的字,「『再見』有什麼好學的?」

他轉頭看看別的精靈,有的精靈手上是白色水珠漾成的「自由」,有的是金色水珠漾成的「笑」,有的是紫色水珠漾成的「夢想」……,每一個精靈眼睛裡都閃著喜悅的目光。

一朵蛋糕雲飄過來,接走一位胖精靈,胖精靈手上寫的是「驚喜」。

一個音樂盒飄過來,半空裡撒下許多音符,把一位矮精靈兜上天空;矮精靈抽到的是「幸福」。

一段亮紅的地毯從遠處一路鋪來,停在一位瘦精靈腳前。瘦精靈走上去,地毯略略抬高,又退向遠處;瘦精靈抽到的是「尊貴」。

精靈們陸續被接走了,只有小童一個還待在原地。

怎麼?抽到了「再見」,就要我最後走,跟每個精靈說再見嗎?小童紅著眼看著同伴一個個離開,心裡很不高興。

一串花葉編成的小船,緩緩從天邊飄來,托起小童,又緩緩向天盡頭飄去。小童回頭看看精靈學校,覺得空蕩蕩的噴泉真難看。

記憶谷

花葉船飄到一座山谷,一位老法師站在谷口,鬍子閃著七彩的顏色。

「歡迎來到記憶谷。」老法師領著小童,走進山谷。

「這是七色鹿,這是秋天樹,這是七日花……。」老法師邊走
邊介紹谷內的生物。「等一下,等一下。」小童耳朵邊不斷冒出新名字,聽得他糊裡糊塗:「沒弄錯吧?我是來學『再見』的,不是來學『認識』的!」

「不急,不急。」老法師笑笑說:「等你學會了什麼是『認識』,我就會教你怎麼說『再見』。」

什麼跟什麼嘛!小童覺得老法師腦袋裡住著一個外國人,說的話他都聽不懂。

晚上,老法師帶小童到屋子裡,領他到床邊。

「以後四年,你就睡在這張床上。」

小童躺上去才發現床中間有點凹,窩著有點難受,但是他忍住沒吭聲。

老法師點點頭說:「好,我們明天見。」

「再見!」小童大聲應回去。老法師笑了笑,走出房門。

再見?還不容易,不就這麼簡單!小童翻身想睡,卻被凹凹的床弄得睡不著。

第二天開始,小童每天都跟著老法師待在谷裡。他們有時待在樹下,有時躺在草地上,有時只是隨便散散步,有時卻又呆呆的站在小溪中央,然後,在星星出來之前,老法師會說一個自己的故事給小童聽。這就是再見嗎?

不到三個月,小童就把記憶谷每個地方都摸熟了。可是要認識完記憶谷裡的生物卻整整花了他半年的時間。

慢慢的,小童才發現有些動植物都不見了。

「他們都死了。」老法師解釋說:「記憶谷裡的生命都不長久,還記得七日花嗎?你來的第七天她就死了。有些生命消逝得太快,你來不及和他們說再見。」

小童沒說話;他對七日花根本沒有什麼印象。

「『認識』需要時間與傾聽。」老法師說。

小童開始和老法師定時躺在山坡上聽芒草唱歌,或是在不同時刻去看秋天樹,有時也會和路上碰到的動物一塊玩耍;小童最喜歡騎在七色鹿背上,一口氣跳過山中一百條小溪!

第二年秋天,老法師帶小童到秋天樹前。

「他就要消失了。」老法師說。秋天樹的葉子已經掉光,樹幹正慢慢變成透明。

小童走上前摸摸秋天樹的樹幹說:「再見了,秋天樹。」

秋天樹晃晃樹幹,像要和小童說再見。一陣風過,秋天樹整個消失了。

「這就是『再見』嗎?」小童問。

「你說呢?」老法師反問。

「我不知道,」小童搖搖頭:「我覺得我還不認識他。」

「你不是已經知道他的名字,也跟他聊過天嗎?」老法師又問。

「可是,我覺得我還沒真正了解他,」小童說:「他也還沒了解我。」

變形遊戲

第二天,老法師要求小童每天也說段自己的故事,來交換他的故事。小童本來以為自己的故事,一定沒幾天就說完了。但是奇怪得很,只要一看到老法師期盼的眼神,小童就立刻會想起一段自己的故事。

對於老法師,小童越來越有親切感。從老法師每晚說的故事裡,小童發現老法師也曾經是一個淘氣的小精靈,也曾經在魔法大考時作過弊,還曾經逃過家呢!小童最喜歡聽老法師講他年輕時的流浪故事;為了體會樹的感覺,年輕時的老法師一變變成松樹,在山上整整站了兩百年呢!

「只有易地而處,你才能真正知道對方的感受。」老法師說。

「易地而處」,似乎挺好玩的嘛!小童開始跟老法師玩起變形遊戲。

他們有時會變成山羊,和山羊一塊咀嚼青草的滋味;有時加入老鷹的行列,在山谷裡盤旋;有時變成芒草,站在山坡上迎著狂風猛搖頭;有時又變成鵝卵石,躺在河床上,讓河水從他們身上流過。不過,小童最喜歡的,還是變成七色鹿,和牠一口氣跳過一百條山澗。

第三年年底,小童發現自己已經喜歡上了記憶谷。

可是,記憶谷裡的動植物卻在不斷消失。

真正的再見

一天,他們在溪邊看見七色鹿。

「牠快死了。」老法師說。

小童蹲下來,看看七色鹿。

七色鹿半張著眼睛,急喘喘的呼著氣,牠身上的七色斑紋漸漸消失……。

紅色斑紋首先變淡。小童想起那些和七色鹿一塊跳過山澗的日子。

橙色斑紋跟著漸漸褪去。小童想起河水流過他身上那種冰涼涼的感覺。

黃色斑紋接著逐漸轉淡。小童想起芒草在風中歌唱的聲音。

綠色斑紋不再顯眼。小童想起他早已經習慣了凹凹的床舖。

藍色斑紋暗下去。小童想起那些他來不及說再見的動植物。

靛色斑紋漸漸消失。小童想起他第一次見到記憶谷的情形。

紫色斑紋最後也離開不見。小童想起他第一天見到老法師的樣子。

七色鹿身上已經沒有一點顏色,小童伸手摸摸七色鹿的頭。

七色鹿輕輕闔上眼,不再動了。

「這就是『再見』嗎?」小童問。

老法師笑了笑;他鬍子上的七彩顏色消失了。

「七色鹿一死,記憶谷也要消失了。」老法師伸出手,花葉船又出現了。

「是你該回去的時候了。」老法師揮揮手,花葉船飄向小童,將他托離地面。「等等!等等!四年的時間還沒到啊!」小童急著直眨眼睛。

「但是記憶谷消失的時間已經到了。老法師一字一字的說:「我離開的時間也到了。有些事情是沒法預期的。」

花葉船將小童托上天空。整個記憶谷開始慢慢消失,一陣大霧掩來,老法師的身影逐漸變淡。

「可是……,可是我還沒準備好說再見呢!」小童說。

「再見有很多種說法。」老法師的聲音越來越弱:「真正的再見是說不出口的。」

老法師最後的話語消失在一片大霧裡。

在回精靈學校的路上,小童沒有聽見吹過耳邊的風聲,沒有看見掠過身邊的風景,他甚至沒有注意到自己的眼角流下了眼淚。他只知道,他的心,正在跟老法師說再見……,接近學科噴泉的時候,消失的記憶谷像是有了新的生命,開始一點一滴回到小童的心裡……

覺得文章好的朋友,按個讚把它分享出去,會讓你更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