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的殘念

文/密絲飄

我超級喜歡的日本作家山本文緒有一本曠世巨作《藍,或另一種藍》,如果要說有什麼書是除了好看之外、還兼具有影響我的想法的能耐的,這一本絕對榜上有名。

故事的女主角蒼子,有兩個追求者,暫定為A男跟B男吧。蒼子選擇了A男,和他結了婚,可是當婚姻生活不如意時,她便忍不住想:如果當初選擇了B男,現在我是不是會更幸福?

有一天,蒼子意外的發現,世界上還有另一個蒼子,和B男生活在一起,而且另一個蒼子也經常想著「如果當初我選擇了A男,是不是會更幸福」。

複製文章時,也請重新整理一下喔 story.yipee.cc

這下兩人一拍即合,很快便決定交換身分——這簡直是天上掉下來的好運,通常我們在面臨選擇時之所以感到為難,不就是因為覺得兩個選項都各有好壞才難以取捨嗎,可是在只能二擇一的狀況下,再怎麼冷靜思考理智分析,最後都不免有一點賭運氣的成分在,而在作者的巧妙安排下,蒼子有了一個大好機會,去解答那個「如果做了另一個選擇又會有怎樣的人生」的殘念,而且萬一另一個選擇不如預期,她還是有機會回到原本的人生,這簡直就像是在牌桌上先讓你看了底牌再決定要下哪一注一樣,除了一個爽字以外,還有什麼好說的?

誰的人生,沒有「如果當初做了另一個選擇,現在是不是會更幸福」的殘念?

戀愛中這種殘念特別多,例如初戀時我明明喜歡的是某學長,可某學長偏偏在我和學妹中間搖擺不定,當年我還有著青春的傲嬌,覺得老娘就算不是天仙美女,橫豎也頭臉端正,與其眼巴巴的等你施捨,不如接受別的男人的追求;又例如二十初頭時因為空窗期的寂寞難耐,就無可無不可的跟某友人交往起來,結果交往沒兩個月,真正一眼就天雷勾動地火的男人出現了,懊惱是懊惱的,可是我就是沒種對男友說「嘿抱歉我只是利用你殺時間,現在老娘要閃人去跟別的男人在一起了」……戀愛最敗興的,就是中間往往有很重的妥協成分,當然是不至於傻到誤以為選擇了另一個人就一定會幸福,可是當下那種沒得選擇的、被命運趕鴨子似的推著往前走的無奈,才是真正令人不甘的部分。

雖然說所謂的「沒得選擇」不過是托詞,嚴格說起來,應該是我最想要的選項,從來都沒有出現在人生的表單上。

我希望的選項是學長只愛我一個,可是這個選項偏偏不存在,
所以我只能在自尊和愛情中二擇一;
我希望的是當時的男友主動退出,可是這個選項偏偏不存在,
所以我只能在當好人跟愛情中二擇一;
再怎麼不甘願,我還是選擇了當下對我而言比較重要的那個選項,至於被放棄的另一個選項,那不叫遺憾,而叫犧牲,而且,還是我自己選擇推它出去赴死的。

「如果當初做了另一個選擇會怎樣」的好奇不是不存在,可是我很明白的知道,如果還能回到當初,在不能預知終點的岔路口,大概依然還是會做同樣的選擇。與其說是因為這個選項比較好,不如說是另一個選項我沒本事選,硬要譬喻的話,這不是晚餐吃羊肉炒麵或牛肉燴飯的習題,而是要買五千塊的包包還是五十萬的柏金包的習題——明明是消費不起的東西,卻硬要把它當成另一個選項,徒然是自尋煩惱而已。

《藍,或另一種藍》有出人意表的結局。

有時候,生命需要的是破釜沉舟的決心。畢竟,如果總抱著「如果當初……就好了」的懊惱活著,那麼日子是怎麼過都有憾恨的。

文章出處

覺得文章好的朋友,按個讚把它分享出去,會讓你更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