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公分的距離

1238205_4810559320296_748144756_n

大鼻的太太(貓小姐)從柬埔寨回來,因為看見第三世界國家的貧窮,貓小姐親眼看見許多孩子根本沒有受教育權利,很小就開始在街頭討生活;因為如此,我們討論起開發中國家和已開發國家的問題…在網路上看了一些資料,看見台灣目前在很多組織中還是被評定為開發中國家,但我們的鄰居-南韓,已經是已開發國家,貓小姐很不平:「台灣這麼進步,這麼方便,人們這麼友善,我們和這些所謂先進國家到底是差在那裡?」,這個問題很大,身為市井小民的我一時也給不了什麼答案。

 

但是最近的一個「友善餐廳研習」的體驗,看似不相干的兩件事,卻讓我在其中找到一點點解答;因為要幫助身障者找到更多適合用餐的好餐廳,我接下了一個任務-化身成一位身障人士,坐著輪椅到一家無障礙餐廳用餐,從場地出發到那間餐廳,其實只有短短1公里的距離…

複製文章時,也請重新整理一下喔 story.yipee.cc

 

剛坐上輪椅才划了沒多久,我的手臂就開始發痠了,我心想:「才這樣短短的幾步路啊~就快受不了,今天真的能走完嗎?」,才這樣想著,考驗就真正開始了,人行道路面開始變化,有一段路面變的類似像庭園造景一樣,地板是由一片片的石板所鋪成的,本來已經緩慢的我,一上了石板的路面,輪椅就開始變的舉步維艱起來,我的速度開始由慢漸漸地變成了龜速,到最後簡直像匍匐前進一樣,不太熱的天,我的身體開始流下斗大的汗珠,而這個時候路面開始產生了幅度,整個地面開始變成一個微陡坡,對一般人來說可能沒有感覺,但是對使用輪椅的我來說,要維持像一般人的直線前進,就成了一個大難題,輪椅一直不聽使喚地往一旁滑出去,我必須一手前進,一手按著煞車,才不致於失控,有些路上的行人看到我,彷彿有些不自在,有些人看到我吃力的前進,眼神和我交接後,就趕快避開了,我心裡想著:「坐在這個高度,好像和我以前看到的風景真有些不一樣啊…」。

好不容易回到了柏油路,這時開始準備要過馬路了,綠燈一亮,我變的緊張起來,才40秒的時間啊!夠嗎?我拼命地往前推,在最後幾秒鐘,我終於到對街了,我利用還剩下一點的重力加速度,想直接向上衝到人行道,我低下身子,往前衝去!輪椅前輪接上了人行道的路面,因為路面高過馬路三公分,沒想到我這台小車子就這樣猛地被煞住了,我的身體往前飛去,放在我腿上的包包、筆電,就在我眼前「啪!」地摔在了路面,那一個瞬間,我突然感到了一種「無助」的感覺…

 

撿回了東西,好不容易進了餐廳,想用廁所,也要洗手的我,又發生狀況了,我被卡在廁所門前,怎麼也進不去,可是戲都演到這裡了,我告訴自己要忍住,又滑回了桌子前,想坐近一點,但輪椅的扶手卻一直擋著,我沒法前進到一個舒服的位子…我從沒想到這樣的一公里,換了另一種方式前進,竟會是這樣難行,我曾經以為是全台灣最方便的東區街頭,怎麼對坐在輪椅上的我來說竟會是這樣的崎嶇;回來之後,我們跟輔導員聊著,我說到那個高出馬路的三公分,讓我有機會去試試我的電腦是不是品質真的堅若磐石,我很驚訝地發現,原來以前那個不起眼的三公分,對一個身障者來說會是那樣的不便…

聽完我的話,那位慈眉善目眼睛總是笑成一條線的輔導員還是一樣拿出她的招牌笑臉說:「我們在做的就是要清除這最後的三公分啊!我們的城市是一個很友善的地方,但如果能夠再多為不同的族群著想一樣,我們這個地方一定會變的更好。」,她的這番話,讓我有很多感觸;我們總覺得自己對人和善,和善其實並沒有錯,可是還是存在著三公分的距離,我們除了和善之外,是不是也可以多一點同理心?我們常常覺得台灣人很熱情,但是不是還剩下一段三公分的差距呢?除了熱情之外,我們能不能再多一點真心?

我們這個城市,如果可以再多想一些,再多做一些,那麼除了正常的一般人可以安心地居住在這個空間,更多不同的群體,也能享受這個城市真正的美好。

 

回到一開始的問題,以國家來說,我們要想的或許不應該是為什麼我們比不過別人,而是應該要把心打開,其實我們真的就是少了這「三公分的距離」啊!試著換位思考,再反省自己,想想自己能做什麼,不要把一切想成理所當然。

 

當然講到國家,範圍是大了點,那對於個人來說呢?其實我們自己不知道,但說不定我們與別人也存在著這「三公分的距離」,有些時候,我們少了一點真心,少了一點同理心,卻不知道自己在不自覺中造成別人不便,而我們卻還視而不見,試著把心打開,從不同的角度看看自己,檢視自己,為自己試著做一點點改變,慢慢地,這三公分會變成二公分、一公分、零公分…

 

 

覺得文章好的朋友,按個讚把它分享出去,會讓你更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