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

走過

小時候偶爾會走過一片茵綠草地,那兒像夢境,光光亮亮也模模糊糊,充滿淡淡的水的氣味,像是熱水澡後的浴室,卻不夠溫暖,清清冷冷,不過一樣讓人昏昏欲睡。都是爺爺帶我由草地這頭往那頭走,但我們從未到達那頭,有一回興致勃勃,非要走到那頭不可,而受一只箏引誘,要爺爺帶我回頭追尋箏如虹的七彩長尾。天空灰黯,讓那條尾好鮮豔,猶如新買的彩色筆筆管,一支一支嶄新得發亮,想要選擇最喜歡的成了最艱難的功課。突然,箏墜了不知哪方去了,終究反了向,順道便回家,途中問爺爺那箏整個是什麼樣子,爺爺沒先回應,仰頭向天空,一會兒後才向我說,以後我會再看見。爺爺和譪的眼神帶著笑及其他惜緒,我感到箏在爺爺的眼裡了,停泊下來的尾橫七豎八,沒纏成一塊兒卻令人惆悵,彩色筆筆管就此陳舊,不再發亮,令人失去選擇的興趣,其實也不必,不論必須或者愛好,終究箏該存在於天空。

複製文章時,也請重新整理一下喔 story.yipee.cc

看過箏以後,走到草地時我就會看向天空,不再見了讓我以為上次是幻想,要問爺爺之際發現爺爺在望著很遠很遠的那頭。爺爺比我高大許多,望得比我遠,一定看見了什麼,我想知道,拉拉爺爺的手,爺爺的反應是開始走動,往回家的方向。這趟走得好慢,幾乎可以記下每一步履的細節,小草扁了身子又彈起,接著試圖搔搔頭,好抖去由鞋底轉至的麈沙,當然,小草搔不了頭,所幸有風,吹得小草左搖右擺,塵沙還是落了,著地之後靜默存在,到我就要望不見之刻仍舊,所以印象深刻、所以我夢見走到了草地那頭,爬越過邊境的柵欄,然後我的身體開始下墜,似箏,能看著天空卻深知再也回不到天空,只好如塵沙,遠遠地望著。

許多年之後、追尋過許多之後,我一個人走在草地上。早晨的濃霧中,總記不全的童年全清晰起來,而前進的腳步是深入迷濛,所以駐留在爺爺帶我走過距離那頭最近的點。那頭還很遠很遠,遠得該就是一條地平線、該就是一塊值得夢見或幻想的地方,也該就是一幕專以思念的風景。我待霧開,望去那頭,用和爺爺一樣的眼神去走過。

本文作者:張苡蔚

覺得文章好的朋友,按個讚把它分享出去,會讓你更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