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推薦最佳驚悚推理小說《熱夜》/在失序的熱夜裡,挖腸元祖追緝酷殺新秀的戲碼即將展開…

夜,是越來越熱了,在這失序的氣溫中,發生了多起與腸子有關的案件…
阿泰居住的地區發生多起駭人命案,凶手手段殘酷噁心,被害人皆被剖腹挖腸,死狀悽慘,他決心逮凶,因為這個被媒體稱為「史上最最殘酷殺人魔」的傢伙搶了他的風采! 他也殺過人,玩弄腸子的手法更不會輸!挖腸元祖追緝酷殺新秀的戲碼即將展開,端看誰夠狠心,或者,他夠不夠能力,不讓人去打開他的祕密…

複製文章時,也請重新整理一下喔 story.yipee.cc

第一章

熱!真熱!

阿泰討厭熱,尤其入夜之後,高升的氣溫不僅會影響他的睡眠,更會影響他的心情,若再搭配上其他因素,有可能令他失去理智,甚而抓狂起來。

不久之前,他就因為控制不了自己而殺了人,此刻正在善後。

星疏月黯,陣陣緊吠狗聲遠遠傳來,周遭僅一盞忽明忽滅的路燈,映照草影婆娑作舞,好個適宜埋屍的氛圍,阿泰沒浪費這景致,奮力地掘著個坑。

圓鍬鑿地,掘出的土石堆疊一旁,動作之間濺起的細沙微塵混合了汗水,弄得他滿臉、滿胳臂斑斑點點,沒心思抹去,得趁天未白,快快埋掉小美。

小美為阿泰的女友,一位活生生的美人兒現已是一具屍體,赤裸裸地躺於阿泰的車子右後輪邊。原本將她塞在後車廂裡,一段顛簸的長路抵達這兒後,阿泰發現裝她的大型黑色垃圾袋鬆了結,她的血水屎尿弄污了車墊子,阿奈惱火了,才就這樣把她摔在地上。

長方洞已成型,圓鍬一扔,阿泰一屁股坐地,汗著、喘著。

光線時發時止,照不進洞裡,也就看不出洞的深度,憑藉方才使力的手感及彎腰扒土的程度,大概能推測得到洞的深度深不到哪裡去,長與寬倒還足,小美不高也不胖,放得下的。

矮的、瘦的,是小美生前的樣子。尖細臉、削肩膀,頗惹人疼憐的外型,柳眉一緊、小嘴再撇下,男人見了都得摟進懷裡。讓小美嬌小可憐的形象給欺矇,和小美交往半個月之後,阿泰才發現她並非須男人呵護的小綿羊,而是隻呱噪不休又躁鬱的瘋麻雀。

有風,吹得汗衫冰涼冰涼的,身體越來越不覺得熱,阿泰的心思逐漸安定下來,可以不帶情緒地望去小美。

照不著洞,路燈也照不著放小美的位置,僅能見著形體的輪廓。小美已不像個人了,要不是親自放下的,此刻阿泰怎麼樣也看不懂那是個什麼,但不管是個什麼,小美死了,就不該算是個人了,看不出她是人很正常。

阿泰認為,人死了就不算是個人,人得有靈魂,血盡了,死透了,靈魂就散了、沒了,就像把東西從袋裡掏出來,那空了的袋,什麼也不是了。

想這想那當下,路燈閃爍的頻率慢了,亮起來的時候少了,看來就要故障而熄滅,阿泰起身,走向小美,蹲在旁,伸手觸了觸。

小美的皮肉觸感是鬆鬆垮垮的,彷彿該烹煮的雞肉,沒了溫度、沒了色澤,真真死了,沒得質疑。

怎麼了?好似懼怕小美未死,會蹦起爬來咬住他的手臂不放?或者吐一口痰到他臉上?不,依照小美的個性,應該會死命扯著他的褲角,哭哭啼啼地要他負起責任,將她的腸子完好地塞回她的肚子裡去。

阿泰非故意不處理好小美的腸子,只不過她的腸子比想像的多得多?還是該說,比想像的長得長?很難形容,也相當難處理。

兩個小時前,阿泰拿刀子刺向小美的肚子,第一刀下去之際,血便像噴泉般噴出,不可否認,當下他著著實實被嚇著,但只間隔幾秒鐘的錯愕時間,第二刀即跟進。因為第一注的血流太過猛然,他心裡有了準備,第二刀下手同時轉頭閃躲,可仍被噴得滿臉都是血,接下來他不再避了,一刀一刀刺,也任血一注一注噴到臉上。

對臉上的皮膚而言,這是一次特別的體驗,感覺還不錯,阿泰從沒想過,血液的溫度及潤度能令人感到舒服,猶若以溫水泡過、扭得半濕不乾的毛巾敷臉,毛細孔一個個伸展綻開,污垢輕易地被排除,換得一臉清爽。

經不了幾下,小美的血不再噴起,無力地往地面洩流,血液的稠度造就片狀效果,像水簾那般,挺壯觀的,阿泰看了又楞了,一會兒後才將刀子由小美腹部抽退出來,而小美正好要倒地,刀子與身子兩方拉鋸,小美的腸子蹦地彈出肚腹!

剛開始不太確定那團和血的肉條為腸子,阿泰疑惑地扒扒小美肚上稀爛的皮肉。因落刀處過於集中,皮肉不規則破裂開來,相連成一個洞,越扒,腸子越冒,好似在擠青春痘,於周圍施壓便可將其擠出,而邊擠時往往驚異地發出讚歎:「唔!好一顆擠不完的爛痘子!」

太多了、太長了,阿泰確定那團血淋淋的肉條是腸子沒錯,卻也開始擔心腸子全跑出來,所以停止扒小美肚子的動作,在小美身旁蹲下。

看著、看著,腸子蜿蜒盤旋地像條長水管,更像條剝了皮的長蛇了,幾度讓阿泰感到噁心,卻也莫名其妙地生出探索慾。

他伸出右手,以兩指拎起腸子,但腸子滑溜的且頗具重量,支點左右不平均便會往一端溜滑,他必須兩手皆使出才能牢握住腸子。當收縮掌心,腸子的彈性似有回應地,收縮一下、彈一下的,使他感受到相當大的趣味,更將腸子撫搓捏揉一番,感覺是,真真莫名其妙的奇妙!

而這奇妙沒能維持多久,腸子上頭的體液及血液漸地乾枯,阿泰把玩的手越來越黏且散發出腥臭味,這才驚覺不能再玩下去,得趕緊善後了。

為搬運方便,阿泰試圖把腸子團塞回小美的肚子裡,但塞好這段,那段就被擠出來,使力壓下那段,這段又冒起來,反反覆覆,怎麼都無法把腸子全塞回小美的肚子裡。

小美活著時,每一部分的腸子不都有著位置,怎麼人一死,腸子便失去立足之地?這問題值得探討,可很艱難,阿泰沒思考多久,在心裡對小美說:「我真的沒辦法把妳的腸子塞回肚子,試過了,抱歉了。」

把小美扔進洞裡後,發生一個極嚴重的問題,小美的軀體已僵硬,右手臂直板板朝天去,無論阿泰怎麼拗,那條手臂就是不聽使喚。

(待續,請看下一頁)

本文摘錄自《熱夜》,作者:張苡蔚
點擊封面圖檔可察看更多書籍資訊

覺得文章好的朋友,按個讚把它分享出去,會讓你更成功!

 

頁面: 1 2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