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時要偷偷看的一夜情小說《相愛後感傷》/他們執著於雙方的體溫,交纏著彼此肉體的夜晚,卻有不敢說出口的顧忌…

喜氣的婚宴上,她除了幫忙新娘處理一些瑣碎事宜,酒量不錯的她也幫忙新人擋下幾杯烈酒,就幾杯黃湯下肚後更加重孤家寡人的憂傷,連新娘手中那束代表祝福的捧花沒接到手也能讓她泛了淚光。

可以的話,她實在想大喊地說:『少了一個伴的寂寞,誰能懂呢?』

面對無人能懂的內心憂傷,她早準備好要在新人送客完畢後立即離去,畢竟在熱鬧喧嘩的場面裡,孤寂的心反而異常刺痛,而她向來不願意讓自己傷心,可惜天總是不如她願,又是一個難以辭謝的邀約,屬於新人與朋友的After party。

新人的Party選在婚禮會場附近的Lounge bar,善允與新娘茜茜一同換下禮服後,便將新郎丟在飯店櫃檯結帳,然後先行走路過去。

才不過五分鐘的路程,正式成為人婦的茜茜就像火箭炮似的,拼了命朝善允發射著高調的幸福。

「善允姊,妳知道嗎?當信國把戒指套進我的無名指上時,我真的興奮到要暈倒。」

「善允姊,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他的妻子,他就是我的丈夫,我們會幸福一輩子的,對不對?」

「善允姊,妳覺得整場婚宴辦的好嗎?成長影片剪接得還可以嗎?說真的,婚禮大小的細節信國完全尊重我的意見,光是這個,我就知道他很愛我。」

茜茜左一句善允姊、右一句善允姊,又叫善允感到鼻酸了。

善允不是忌妒別人的幸福,只是有一點的欣羨。那是一種來自對愛情憧憬的羨慕。

Lounge bar裡投射的藍紫燈光極為浪漫,屬於年輕人的時間,少了酒宴上礙於長輩的拘束,讓參與Party的朋友放鬆不少,每個人隨著爵士樂搖晃,手中的調酒一杯接著一杯,似乎不喝個盡興不痛快。

善允認識的人沒幾個。她向來也不是主動個性的人,只好跟吧檯要杯酒,挑了不太會打擾的角落坐下,中間穿插了幾個來搭訕的男女,只聊幾句後,大概覺得與她聊不起來,又往別的地方走去。

她覺得這樣也好,內心再怎麼落寞,但是光想到要跟陌生人特意搭起友誼又是另一種疲憊,尤其在她穿了一整天的高跟鞋和勒得她背脊發疼的禮服後,她很確定她的戰鬥力大概是負到一個說不出的數字。

天啊!好像不得不承認自己老了。

她脫下那雙有著七、八公分粗根的鞋,然後抱膝而坐地窩進沙發裡。

就在不覺得會有人在意她的舉動時,一名左右手各執一杯酒的男人朝她打了聲招呼。

「嗨,介意我坐下嗎?」

她點頭示意。

「妳看起來很累。」男人笑了,接著一口氣灌下一整杯的酒精。

「對,很累。」身心都很累。

「來一杯嗎?」也不待她回答,男人徑自將酒杯放在玻璃桌上,一個人走向吧檯,不待幾分鐘又折回來。

這次,他端了裝滿威士忌的托盤回來。

「酒保說調酒要等上一點時間,我就改要了威士忌,新人敬酒的時候,我看妳酒量不錯,威士忌對妳來說應該OK吧?」

她端起一杯,當做回答。

之後,他們的對話很少,像是漫不經心那樣,偶爾無話找話說個幾句。

這期間,有人朝男人打了招呼,「亞聖,在這幹嘛?Bar的老闆有提供水煙玩,不試一下?」

「不了,你們去玩。」他意有所指的比了比不知何時倚靠在吧檯邊的女人。

「懂,不吵你了。」那人擺了擺手,鑽進另外一群人裡頭。

男人喬了一下坐姿,雙臂攤放在沙發背上,將他和善允的距離立刻拉得很近,帶點曖昧的氛圍。

「吧檯前,穿紅色洋裝那個……我的前女友……」

善允順著男人的目光看去,所謂的前女友,面貌在昏暗的燈光下糊成一團,不過光從她幾乎包不住凹凸有致身材的火紅色小禮服以及她身旁圍繞膜拜的男子們來看,無需多想,也能肯定又是一個男人心目中的女神。

「看起來還滿正的。」她草草落下評鑑後的結論。

男人哈哈大笑了幾聲,才道:「這時間點,不是應該問為什麼分手嗎?」

「為什麼要問,不關我的事。」她不悅地皺起眉頭。

「說的也是,不過正常人反應好像都會順著問分手的原因。」

「還是……你希望我問為什麼分手?」

他原本放在沙發背上的手向前勾住她的肩頭,不太正經地朝她挑眉說:「如果妳想聽,我可以回答。」

(待續,請看下一頁)

本文摘錄自《相愛後感傷 》,作者:雷亞儂
點擊封面圖檔可察看更多書籍資訊

覺得文章好的朋友,按個讚把它分享出去,會讓你更成功!

 

頁面: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