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時要偷偷看的一夜情小說《相愛後感傷》/他們執著於雙方的體溫,交纏著彼此肉體的夜晚,卻有不敢說出口的顧忌…

她看了他,又抬頭往吧檯看--

果然,被稱之為前女友的女人正冷冷地將視線掃射而來。

「你希望她為你吃醋?」

「不,我在躲她。」

「躲她?那何必來參加Party,不來不就躲個乾乾淨淨。」她撇撇嘴,不以為然,又喝完一杯酒。

「沒辦法,新郎是我死黨,我有身為朋友的義氣,何況以為她不會來的,怎麼知道她也會出席這場婚禮。」

她想起來,他似乎是今天男方那邊的招待。

他,一個蓄了性格鬍子,個頭高大,將黑西裝襯得很有型的男人。

婚宴煩瑣的事不少,她還是有在見到他第一眼的時候打量一下,只是人來來去去太多,她記不住幾個。

「我不覺得她有可怕到需要躲。」那麼漂亮的前女友,有什麼好躲呢?

「光她太愛我這點就值得要躲了。」屬於男人自大的觀點。

愛!

她沈重地瞅著他發亮的黑瞳。

「被愛不好?真是不知足的傢伙。」酒精的催化,讓她說的話直白了。

大伙玩high了,氣氛越顯得吵雜,他乾脆低頭覆在她的耳邊說:「被愛很幸福,但是如果對方用的是她以為的愛去愛你,我認為那不叫愛,她愛的只是自己的倒影。」

她沒有辦法專心聆聽他對於愛情的高見,她只知道當他雙唇一張一合時,屬於男人的熱氣也跟著吹進她的耳裡,撫上她的頸項,從後頸傳來的癢意讓她不自主地扭重著身軀,也不知是酒精的威力還是荷爾蒙的生效,一張臉兒紅通通的。

「嗯?妳喜歡這樣?」他瞧見她彆扭的反應,又朝她耳上輕緩地送進熱氣。

「別鬧了。」她揮手打斷他的戲弄,卻沒想過接下來的話像是對他的邀請,「我想我該回家了。」

「讓我送妳吧,三更半夜,放任一個喝醉的女人走在路上,除了危險之外,更有失一名紳士的格調。」他笑的很邪氣。讓她覺得他似乎才是危險人物。

可以說不,也應該說不,但是她沒有開口。

明知道,這樣的期待超過常理的規章,甚至是太過放蕩,她依舊拒絕不了他釋放的誘惑,也阻擋不住她需要一個臂彎倚靠。

『一次,一次就好。』小小的哀求聲浮現在她的心頭。

她套上高跟鞋,盡力保持平衡的走出Lounge bar。

她知道男人跟在身後,聽著他對裡頭的人說:「小姐醉了,我順路送她回去。」

Lounge bar外,刺骨寒風的街頭,是誰先吻誰,善允印象模糊了。

男人的唇瓣離開她被吻腫的雙唇,憐憫地順著她被風吹亂的髮絲,「善允小姐,很寂寞?」

她用力吸進帶著他魅惑味道的空氣,略微焦躁地回答,「或許吧!」

「那麼,妳確定妳想要?」

「如果你不想就算了。」她心裡一股酸澀,頭一扭,準備要走,畢竟沒有人想在連一夜情都被打槍,那太糗了。

「幹嘛耍脾氣?」他一把將她拉回懷裡,溫熱著她冰冷的身子,「哭了?」

「沒有!」就算被拒絕,面子還是要顧,屬於成孰女人的任性

「問妳想不想,是因為我尊重妳,這種事應該是妳情我願下發生,妳懂嗎?」他向來不覺得自己的個性好,還是耐著被慾望燃起的腫脹對她解釋著。

「你呢?想跟我上床嗎?」越脆弱的當頭,她的刺就越鋒利。

「對,我想,非常想。」他毫不掩飾的告白。

男人的直接填補了她稍早碎裂的信心。

她輕點下額,不再給雙方後悔的機會。

冷冽的風狂妄地捲起道路上的落葉,卻怎麼澆不熄人類最原始的慾望。

兩人徒步進入附近一間旅館,就算不自在也無妨,比起外在的眼光,此刻的他們更渴望彼此肉體的慰藉。

(待續,請看下一頁)

本文摘錄自《相愛後感傷 》,作者:雷亞儂
點擊封面圖檔可察看更多書籍資訊

覺得文章好的朋友,按個讚把它分享出去,會讓你更成功!

 

頁面: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