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時要偷偷看的一夜情小說《相愛後感傷》/他們執著於雙方的體溫,交纏著彼此肉體的夜晚,卻有不敢說出口的顧忌…

是,就是一具能帶來熱情,補足她缺口的軀體,如同現在這樣。

善允還來不及跟他說別太快,男人又猛力的朝她進攻。

她痛的拍著他厚實的胸膛,「等…等一下……」

男人總算注意到她的反應,停了動作。

「輕一點,我還不太適應……」她尷尬的開口要求。

「弄痛妳了?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妳好緊……」他俯視胸膛下的女人,慢慢改變下半身的節奏,溫柔的讓自己輕滑地進入她的私密地帶,又徐緩地滑出。

「這樣還滿意嗎?」調整好新的步調,他還是選擇徵求她的意見。

很好,這樣很好。

她再也阻斷不了被他燃起的火花,柔白的手臂攀上他的脖子,雙腳也將他的腰夾得更密實。

「老天,妳好小、好緊……我很久沒做了……」他聲線低沉嘶啞地吼著。

「很久?是多久?」她嬌喘地問:「不是…不是還有個前女友?」

「分手三個月了。」他不覺得在這個時候談論另一個女人是正確的事,悶氣地朝她狠狠撞擊了一下。

「啊--」承受不住突來的衝擊,讓她的十指丹蔻全全陷入他結實的背膀,「不要……」

「不要?還是要?」他笑容可掬地問。

「要……不要……」羞澀讓紅暈爬上她的臉頰,開口要求一直是她學不來的事,何況是在這個不符合道德的情愛慾念上頭。

「不說嗎?那出來囉?」一副欲抽離的樣子,擺明想整人。

「我……我也很久沒做了,不太習慣。」她吶吶地說著。

「很久?是多久?」他盜用了她的台言。

「三年多吧。」

「寶貝,那真的太久。」

「對,真的太久。」她附和他的話。

兩人有默契地相視而笑。

「那麼,隔了那麼久的現在,喜歡我進入妳嗎?」

她輕咬下唇,悶悶的點頭。不止進入,她想要的還要更多更多。

「告訴我,妳喜歡。」

「嗯……」這樣的回應已經是她的極限。

「既然喜歡,即然舒服,為何不用說的?」他懲罰心態地低頭伸舌逗弄她渾圓上的蓓蕾,時而吸吮,時而輕咬。

早在婚禮開始,他就注意她了,一開始是男人的獸性,誰叫她高挺胸前那兩團肉圓很誘人。

爾後,新娘總是叫著善允姐,善允姐,喚過來又喚過去的,偏偏這個叫善允的女人前前後後絲毫沒露出不耐的神色,用著極大的耐心處理突發的狀況,又再多觀察,會發現善允小姐根本不是溫順的那種簡單善類。

眼見婚禮的漫長,這個嬌小的女人從來沒有一絲鬆懈,非常驕傲地直挺她的背,這不是件輕易的事。身為男人的他並不覺得那身繃緊的禮服和她腳踩的高跟鞋會有多好過,大概也是因為這樣,外在的溫善和內在的堅毅相比之下的落差,讓她比其它外型出色的女人更贏得他的目光。

不過一開始也僅止於欣賞,沒有想到要勾搭她上床的念頭,而後是在Party上想避開與前女友的牽扯,卻意外發現瑟縮在角落的她。

當一個驕傲的女人卸下了防備,他不覺得自己應該放棄這個好機會,就當碰碰運氣,合則來,不合則去。

他不是一夜情的奉行者。

但是,他可是貨真價實的男人。

男人,偶爾也會向深不可測的黑暗與慾望臣服;而她,一個充滿肉慾的女人,他是應該順天應時地對她表示服輸。

幾乎是不費吹灰之力地吻上她渾厚的雙脣,正當以為她是遊走在情愛之間的玩家時,卻又驚覺她有多處的嬌嫩和放不開的小矜持,這樣多樣貌的女人,為她瘋狂一夜,他覺得很值得。

(待續,請看下一頁)

本文摘錄自《相愛後感傷 》,作者:雷亞儂
點擊封面圖檔可察看更多書籍資訊

覺得文章好的朋友,按個讚把它分享出去,會讓你更成功!

 

頁面: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