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時要偷偷看的一夜情小說《相愛後感傷》/他們執著於雙方的體溫,交纏著彼此肉體的夜晚,卻有不敢說出口的顧忌…

她緊閉著眼,屬於她碩圓的頂端被他玩弄的硬挺,以為他要結束他所謂的懲罰,他卻一小口一小口吻上她鎖骨,頸間,最後停留她的耳邊。

「這裡……妳的敏感帶?是嗎?」

溫熱的氣息將她整個人吹的酥軟,「嗯…喔……不……」

「不要我愛妳嗎?」

「要……」

「要什麼?」

「愛我,要你愛我……」她醉眼讀取著他早已迷朦的雙眸,仿佛從他的眼看見卑微祈求的自己。

他再俯身輕咬她小巧的耳垂。

他喜歡嬌小的她顫抖的模樣,讓他澎脹的更巨大,下一秒已經是停不住來回的攻勢。

「再說一次,說妳要我。」 他挺直腰身,霸道地抓住她富有彈性的臀部。

「喔……我要…我要你……拜託……愛我……」她咿啞地啜泣著。

他是如此堅實強硬,她為他拱起了腰身,整個宇宙以他為中心,瘋狂的搖晃著,她以為她要溺斃。

失衡的子夜,熾烈的情慾早已經將理智燒殆盡, 他也失去耐心的奔馳在她的道路上。

*     *     *     *     *     *

善允睡的不好。

事實上,她從內到外都很疲累,原本兩只圓滾的眼珠都瞇成一條線了,卻還是無法安穩,不停的驚醒。

她,真的很難忽視雙人床的另一頭還有一人。

雖然男人一直保持紳士風範,事後貼心地讓她先沐浴,替她沖了碗泡麵和咖啡,只是很實際的,一旦少了肉體黏膩的交纏,他們就什麼都不是,連朋友關係都談不上,甚至很陌生,這樣的狀態讓她備感壓力,也許也夾雜了她不知道的失落。

她不後悔做了一夜情的選擇,她也有都會女性該有的率性個性。至少她挑了一個好對象,不是嗎?

然而這些都不代表她該習慣當一個徹底把愛和性分開的遊戲高手,當然她也不會笨得因為一次的肉體關係,就覺得自己應該愛上他。

只是--

就只是被一股不具名的感傷侵略著而已。

她翻動著,試圖尋找一個最安穩的睡姿,先從側臥再到趴睡、仰睡,然後又回到了側睡。

「該死!」那頭,男人隱隱地咒罵一聲。

她驚嚇地勉強自己睜開雙眼,隨即讓他貼在面前的臉刺激著無力的心臟。

「呼--」她小聲地驚喘著。

「妳是蟲子嗎?不要一直蠕動,讓我們都好好睡一覺,我會很感激妳。」他死盯著她的眼眸暗暗閃著怒氣,似乎不等到她給出交待前是不會輕易闔眼。

她伸手抹去因為太傷感而差點潰堤的淚。

「抱歉,我只是做惡夢了,所以才翻來覆去,沒想到會吵到你,我很抱歉。」她需要一點謊言來掩蓋關於情慾後的落寞。

他輕嘆口氣,後悔方才的口氣太差。

「又哭了?」他的指腹滑過她泛濕的眼眶,「善允小姐很愛哭呢。」

「我沒有哭。」她嬌氣地嘟囔著,不甚滿意他的妄下判斷。

他毫不在意她的反駁,還頗喜歡她無傷大雅的嬌縱,凡事適當就好,而她似乎都能拿捏的很好。

「你睡吧,我不會再吵到你。」她起身而坐,拉了拉浴袍的前襟,防止春光外洩的危機。

「去哪?」

「我去沙發坐坐。」

「這樣好像我在虐待妳,明明床那麼大,結果讓妳去睡沙發。」

「不是,是我怕我又跟蟲子一樣的動來動去。」

「好吧,其實我有一個治蟲的好方法。」他伸長手臂,一把將她撈了過去。

他從她的身後將她圈住,少了婚禮上那雙高跟鞋的她很小一隻,像是在抱玩偶熊一樣,軟綿綿的又暖呼呼的 。

「這樣你會好睡嗎?」她揣揣不安地問。

「會,抱著暖暖包肯定會很好睡。」

「可是……」

「噓,沒有可是,我累了,妳也累了,就這樣,晚安。」雖然他更想這麼說,『閉嘴,女人。』

一雙緊實的臂彎,沒有縫隙的擁抱,不是愛人,卻能靠緊彼此,空虛的心在瞬間被填滿,就算是偽裝的情感也沒關係。

她總算懂了,睡不好的原因是為了這個,她的潛意識一直在等待這個其實不該出現懷抱。

疲倦感再次襲捲而來。

她想,她可以好好地睡一覺了。

才不過多久的時間,他聽見她沈沈睡去的呼吸聲。

喔,真是可惡的女人,打斷他的好夢就算了,現在怎麼像是換他惡夢上身!

慾望又來了,都怪偎在胸膛裡的她全身充滿彈性,這樣的女體太過魅惑,讓他體內的男性份子蠢蠢欲動,多想再一次將她揉進自己的身體裡。

他小心翼翼地將在她的浴袍撩上她的腰間,大掌覆上她最私密的花園,修長的手指分開了柔順的毛髮,緩緩地朝裡頭的核心劃弄著圓弧。

他的動作惹來她下腹一縮,渾圓的雙臀恰好抬高對上了他的粗硬!

「唔--」他僥倖地從背後來回磨擦著她。

很慶幸,還有他身上的浴袍阻擋著最親密的肌膚接觸。

這個夜,他再度嘆了一次氣。

真的,他不打算吵醒她,也不打算太快再縱慾一次,只是不小心又臣服於這個小女人身上一次而已。

一切等明天。他相信,睡眠充足後的他會很樂意與她再來一次。

(未完,有興趣的讀者請至各大電子書平台購買本作品)

本文摘錄自《相愛後感傷 》,作者:雷亞儂
點擊封面圖檔可察看更多書籍資訊

覺得文章好的朋友,按個讚把它分享出去,會讓你更成功!

 

頁面: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