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月說鬼故事,陳墨帶你聽聽幽闇陰森的鬼怪故事《陳墨奇幻作品集3_妖怪 》

醜陋的人和事從未消失,只是隱藏起來不被看見;當殺戮成為常態,良善不復存在。

複製文章時,也請重新整理一下喔 story.yipee.cc

第一篇  抓漏

抓漏_1

小何說,他阿母夜半起身如廁頭頂滴到水,噁心死了!

「你們一定要解決,不然到法院告死你!」小何說完忿忿不平地下樓,留下一頭霧水的紀氏夫妻呆立自家門邊面面相覷。

「怎麼辦?」妻子問。

「找水電工,萬事錢解決。」丈夫說完把門帶上,上了三道大鎖把門鎖緊,驅趕二個兒子上床,父子三人很快進入夢鄉,留下睡不著的妻子翻來覆去老想著白天的對話。

「拍謝(註1),妳家馬桶漏水滴滴答答滴到我們家衛浴間的天花板上,再滴落到如廁人的頭頂之上,很多年都不處理。我跟妳說不處理不行,我女兒過完年就要從東南亞搬回,她是空姐,見過世面,公司有法律人幫忙,沒改善的話她會寫狀紙一狀告到法院,到時候對簿公堂就不像現在如此這般好講話,很難看。」樓下阿嬤拄著拐杖一拐一瘸地爬上樓按門鈴,等到屋主一開門立即上前揮舞拐杖囉囉唆唆地告狀,說著一堆屋主聽不清楚又不明白的囉嗦話,閩南鄉音既深且重,令自中部北上定居的客家媳婦聽不清楚又不明白無法立即反應,不知如何是好?

「我們才剛搬來二年…」,妻子不知如何回應,試著理解老太太的話。一會兒又請老太太從頭再講一遍,好明白事情始末該如何處置?以及雙方該負的責任為何?該分攤多少金錢等等。 可老太太性子急偏不讓屋主把話說完,屢次打斷屋主的話,只顧上說自己愛聽的話,渾然沒把對方放眼裡。

「我不管!講了多少年都不處理,前屋主這樣,前前屋主也是。這厝起厝五十年,到今天只有妳們這一戶換來換去,換過十幾手都不肯理會管線及外牆漏水等問題。是怎樣?大門裝得漂漂亮亮有啥路用!厝是給人住不是給人看,影響到我家就得處理。我告訴妳這回妳們家再不處理鐵定跑不掉!就算要賣要搬也得把漏水的老問題解決才能搬離,否則上法院告死妳!」樓下的阿嬤愈講愈生氣,舉起拐杖指東又指西,彷佛和空氣中看不見的東西對話,又像聖母老佛爺般氣勢淩人,非得把人往死裡整才行,壓根兒不願正眼瞧屋主一眼。

這舉止令樓上的屋主很不高興,屋主不情不願回應:「好啦好啦,我們會處理。」說完這句敷衍話屋主略點頭把門帶上,把同樣不滿嘮叨不停的老人家當空氣隔絕於外,屋內回復寧靜。

看不見對方的嘴臉讓一早被吵醒的妻子心頭好過一些。

搬來社區二年記不得打何時起樓下屋主天天上門「提醒」,演出抱怨戲碼,提醒紀家夫妻漏水的老問題。

「拍謝,冒昧一問,請問妳們家有用水管沖洗地板否?」樓下的何老先生上樓,禮貌詢問屋主太太。

「洗地板?」妻子被問的一頭霧水,後來才搞清楚老先生之意,掩面笑開,揮手大喊:「我沒這麼勤快啦,拖地都懶,哪可能用水洗地板。」

「這樣阿,可我家的外牆會滲水,確定不會這樣做?」何老先生不好意思的摸摸鼻,沒等樓上鄰居回話逕自下樓,邊下樓邊回頭,邊回頭邊點頭,不好意思地揮揮手,那模樣彷彿給樓上鄰居帶來無數麻煩,自己才是漏水事件的罪魁禍首。

「煩死了!叫他們自己解決。前前前屋主整修這屋不到十年,哪有可能這麼快壞!自己家的外牆滲水想把問題賴給我們,門都沒有!」傍晚丈夫回到家接獲妻子轉述三樓鄰居外牆滲水,一聽樓下又將滲水事牽扯到自家極為不滿,因而發脾氣。心生不滿的丈夫把怒氣發洩在妻子身上,彷彿樓下鄰居就站眼前聽自己訓話,「問題自己解決,別生事端藉故找碴。想訛詐?沒這麼容易!」

「好啦好啦,人家只是隨口問問又沒真要你負責,把事情說清楚不就得了,壞脾氣。」妻子緩頰,試圖安撫丈夫情緒,想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這事就算完了。

自此以後每回梯間遇見晨起運動的老先生,老先生總微笑點頭打招呼,態度溫和言語又有禮貌,因之紀太太對樓下一家子印象轉好,以為外牆滲水不過突發事件,因房屋年久失修遇雨易滲漏,問題很好解決,找人修補修補商量分攤修繕金就算完事,紀太太因之沒怎麼放心上,日子回復平靜。

不多時再也見不到何老先生,聽人說起其於晨間運動被魯莽的摩托車騎士撞倒送醫再沒返家直送殯儀館家祭。

人,就這樣沒了。

不多時何老太太仍不放棄衛浴間漏水事,三番二次登門說理。

再來是小何-何老太太的兒子。

說小何也不年輕,母親八十開外兒子六十有餘。

小何跟隨母親腳步,母親下樓兒子隨即登門論述法理情,謂樓上鄰居應注意而不注意造成的疏忽一樣得承擔-即該付的修繕費於法理上不得藉故推諉,否則將付出天價賠償。

「我不會就此放棄」,小何於最末補上一句。

「這一家子怪,暮氣沉沉,好像人人欠她家似的都該死!」翌日一早丈夫上班前打理,順道評論何家母子。

「沒結婚而已,別說人怪。」妻子笑笑,出聲制止先生亂說話,同時告知先生已找人修理樓下漏水:「水電工班表滿,排不出時間,最快月底查漏。」

「誰出錢?」丈夫翻白眼,看得出內心極為不滿。

妻子雙手一攤,表明不願計較出錢這等俗事,鄰里關係和好比之金錢關係更重要,別惹事,勸老公隱忍,事情解決大家的日子都好過:「敦親睦鄰敦親睦鄰,計較來計較去沒完沒了,何況何家母子三天二頭登門說理,再不處理真要歸西。你不累我很累,Understand?」

*註1:閩南話,不好意思之意。

(待續,請看下一頁)

本文摘錄自《陳墨奇幻作品集3_妖怪 》,作者:陳墨
點擊封面圖檔可察看更多書籍資訊

覺得文章好的朋友,按個讚把它分享出去,會讓你更成功!

 

頁面: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