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非愛你不可?

文/密絲飄

一個認識很多年的朋友,決定年底要結婚了。

她和男友愛情長跑超過十年,做出結婚的決定並不讓人意外,但特別有趣的是,這些年來她講到男友時的態度和說詞。

複製文章時,也請重新整理一下喔 story.yipee.cc

當她二十歲時,她對男友的評價是:「我其實一點也不稀罕他,又不是沒別人追!」

當她二十五歲時,她對男友的評價是:「如果真的要分,我立刻就可以甩掉他,老娘又不是那種沒男人就活不下去的女人!」

當她三十歲、也就是決定結婚來發炸彈的時候,她對男友兼未來老公的評價是:「他條件也沒多好,我又不是非他不嫁!」

咳,於是我們就想問了,妳既然不稀罕、不需要、不想嫁,那妳跟人家攪和了十年,連喜帖都印出來了是為哪樁?難不成是在莊孝維?

當然我們知道她只是愛面子,沒有人白目到回她「既然不是非他不嫁,那反悔還來的及」,女人都是同行,很清楚知道自家姊妹是假堅強真逞強,於是我們一人一句「妳不嫁他,他會一輩子娶不到老婆吧」、「妳甩掉他,他會跳河自殺吧」捧得準新娘開開心心。老實說撒這種謊一點都不難,就跟朋友抱怨最近發胖、妳連思考都不用就知道要回答「哪有,妳超瘦的」一樣熟極而流,只是當互相吹捧的笑鬧告一段落,一個話題結束、另一個話題還未接上的那幾秒鐘沉默,總會突然有種說不出的出神,很想尖叫的問:X,到底是在假掰三小?

為什麼女人總是要裝?
自己裝不夠,連姊妹們都要負起跑龍套的責任,陪你一起裝?

明明有那個意思,卻說「拜託,我只是把他當朋友」,但人家真只把妳當朋友,又回家捶胸頓足氣到快內傷;明明離不開對方,卻說「分手就分手,我又不是非要你不可」,結果人家拿著雞毛當令箭真把妳甩了,再躲起來哭到瞎;明明對方根本不接妳電話了,卻說「我決定這輩子再也不要連絡了」,其實事實是妳想聯絡都連絡不上;當男人的態度若即若離,妳在他面前只好表現的可有可無,是死要面子、更是無奈的自尊,但在好姊妹面前,女人還裝什麼呢?甚至別說是在好姊妹面前,就算是一個人在房間裡,女人都要對自己裝,明明部落格裡寫了一大堆有關那個男人的事情,但翻來覆去使用「其實我也不是非要你不可」的句子,路人看了都想問「既然不是非他不可,那妳寫來寫去都是他是怎樣」……到底妳裝的這麼徹底、這麼滴水不露是為了什麼?妳到底想騙誰?

還是,妳最終要騙的,其實是自己?

我總是在想,女人的血液裡有一種基因,是可以為愛情義無反顧的,而就是因為知道太容易撞得頭破血流,才更要預先留退路。

女人總愛說自己「沒那麼需要對方」、「不是非要他不可」、或者在曖昧時期信誓旦旦說「我才不會愛上他」,不只是為了想釣對方胃口那麼心機,更是想守住最後一道防線,好像把對方講得差勁一點,愛就會少一點,好像不承認自己離不開,退路就會寬一些,就像少林足球裡的豆腐金剛隊吶喊著「這是幻覺」一樣,妳假裝困境不存在的真正原因,不只是逞強,更是因為妳無力解決。

女人的鴕鳥心態是,只要妳不承認自己沒有對方不行,就不用面對「妳非他不行,但他卻不是非妳不可」的絕境。

其實,當女人說「我才不愛你」的時候,
她只是希望聽見男人回答:「妳不愛我沒關係,只要我愛妳就行了。」

只不過,真正愛妳的男人,通常都說不出這句話,因為他對妳有愛、自然就怕妳不愛。
而能深情款款拉著妳的手說出這種屁話的男人,通常都只把妳當雞肋,妳撲上去,他嚼的下,妳拒絕他,他不可惜。妳以為不攤牌就不會輸,卻沒發覺對方壓根沒下注,只不過是閒著沒事,和妳殺時間罷了。

文章出處

覺得文章好的朋友,按個讚把它分享出去,會讓你更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