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自己開始做起的一小步

文/馮仁厚

記得多年前,有著企業人文大師稱號的陳怡安博士在回國從事人文教育工作滿廿年的時候,對自己與人生有深度的反思:「人與人之間如若沒有信賴,人生將如浮萍一樣,沒有根。」看到台灣目前的亂象,與人心的浮動,似乎都一一在驗證著這句話,那種沒有根的痛,每天都在台灣各地上演。

複製文章時,也請重新整理一下喔 story.yipee.cc

面對社會的現象如斯,對身為企業或組織團體領導人的反思是,如果檢視您帶領你的組織與成員,是如同社會現象一樣的亂,一樣的沒有根?還是充滿著互信互賴的志同道合團隊,有很大的凝聚力與歸屬感?這樣的差別,是因何而起?

兩個春秋戰國的故事,或許說了一些各階層領導人必須思考的內涵。

故事一:

從前,齊桓公問管仲說:「我要是過著使酒在杯子中變酸、使肉在桌子上腐爛般的奢華生活,對霸業有影響嗎?」

管仲說:「這當然不是好事,但對霸業起不了多大的危害。」

「那怎樣才會影響霸業呢?」桓公再問。

管仲說:「不能識別人才,將有損於霸業﹔能識別賢才而不能用賢人,有損於霸業﹔能任用人而不能信任人,將有損於霸業﹔能信任人卻又使小人從中搗亂,也損於霸業。」

故事二:

春秋時代,晉國代夫穆伯攻打鼓城(位於現在河北的小國),攻了一年多,沒有攻下。晉國的另一位臣子餽間倫向穆伯說:「鼓國管財稅的官員我認識,請交給我去辦,不用勞累將士,鼓城就唾手可得。」穆伯沒有答應。

左右的人就問:「不折一戟,不傷一卒,鼓城就可以到手,您為甚麼不採納這個意見呢?」穆伯說:「餽間倫這個人,是個姦佞不仁的小人。若讓他攻下鼓城,我可以不獎賞他嗎?如果賞他,就是賞姦佞小人。姦佞小人得志,就會使得晉國之士,捨仁義而為姦佞,如果這樣就是攻下了鼓城,又對晉國有甚麼幫助呢?」

管仲以為齊桓公稱霸中原的事業,奢華雖不是好事,但不會帶來致命傷。對霸業決定性影響的根源,還是在於不能用對人才、不能信任所用的人才。相同的,晉代夫穆伯,在用人上不以完成眼前的近利為目標,而卻思考長久深遠的價值影響力,不希望因為達成攻克鼓城的目標,卻因用人的不當而使得社會風氣敗壞。

管仲與穆伯這兩位領導人,所關心的是甚麼?是甚麼因素,讓他們看到誠信的長久價值,而且堅持貫徹這個價值?是他們的心胸氣勢的涵養而已嗎?還是看到他們所擁有的權力背後,是要為百姓國家的民生樂利與安居樂業負起責任?所以體認到『以百姓知心為心』,對長久價值的貞定,不為短期近利迷惑,是社會最大的資本,也才是長治久安發展之道?

以誠信用人,以誠信為本的以身作則,那是領導人價值觀的貞定。對組織價值的貞定,是讓組織團體生生不息的原動力,更是塑造快樂的工作環境,讓所有成員凝聚成志同道合團隊的關鍵。你領導組織的價值觀是甚麼?你信守你的價值觀嗎?你以身作則實踐你的價值觀嗎?

或許,由自己開始做起的一小步,就是解決社會亂象根源的一大步。

覺得文章好的朋友,按個讚把它分享出去,會讓你更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