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墟的角落

廢墟的角落

廢墟的角落總有著什麼,至少有些塵埃,它們彷若無影的身子積磊成具體的形,極其自然地霸踞一方,即便於人眼中微小得老是被忽視,它們的存在比起雨中的傘更為必然,而沒了卻也無所謂,或許只是代表了有人來過、有人掃過,該質疑的是,誰?又何必清潔一處廢墟的角落?

複製文章時,也請重新整理一下喔 story.yipee.cc

很多事並無必要去釐清,比如,究竟有無鬼,縱使正面對著廢墟的角落而不由自主地聯想各種關於鬼的故事。廢墟的確鬼影幢幢,但只不過是因為杳無人跡,一處地方長期缺了人的氣味,就算非一處廢墟,氣氛也不會好到哪裡,心中一胡猜,沒鬼也有影了,其實就是窗外的雜草讓風吹得搖擺了一下,破角的玻璃窗反射了外頭的光,加上映了半截草影子,大部分視覺焦點投注於角落當下,瞥見的影像便奇怪了,像是一縷髮絲,好似悠然飄動,卻覺察不來那所攜的情緒,該有的,所以替其假想,或許是惆悵得偏了頭,或許是遺憾地轉過了身,姿態的變化驅動了髮絲飄動,不及見到全貌便疑惑跟隨於髮梢之後是否有一股似有若無的女人香氣?

即便無塵埃,廢墟的角落有著一種味道,難以認定好聞或難聞,僅能理解那絕對陳舊,彷彿最後一個人走出此地之後,空氣就此封存,不曾再流通替換。那味道也沉重的,所以大多停滯於角落,以為難再給人發現,其實廢墟中的角落最讓人注意,然後各憑想像去編造各式各樣的故事,通常起頭都是明媚亮麗的,幾經波折下來,什麼都老了,誰都顧不了誰了,走的走,逃的逃,哪兒也去不了的便等著和椽樑一塊兒腐朽,幾夜的荒風過後成為旱沙,就此一去不返,比起那些走了的和逃了的,好似淒涼了些,不過絕對沒有人再回來,廢墟才能是廢墟,幾年過去,才會有人再來,都是些無關緊要的了,只是來體驗一種讓世界丟棄之感,或者不慎的,走來才知道將被世界丟棄,腿軟地不知該面對抑或背對廢墟的角落才是,其實,都一樣,不如望去破了個洞的屋頂外那一輪糯黃的月,或者豎耳聆聽已毀碎的窗櫺吱嘎作響,最後終會發現,那一股零稀的味道源自於四處,不干角落的事。
本文作者:張苡蔚

覺得文章好的朋友,按個讚把它分享出去,會讓你更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