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月說鬼故事,陳墨帶你聽聽幽闇陰森的鬼怪故事《陳墨奇幻作品集3_妖怪 》

抓漏_2

「媽,樓下阿嬤按門鈴,說了一大堆我們聽不懂的話。」

小兒子以極其誇張的表情說話,說話間不忘舉起右前腿作勢飛踢,被大兒子一個箭步擋下,比大聲似的說話:「亂亂講!阿嬤講的話電視上菜市場都有,四處聽得到,那些阿公和阿嬤講的話都一樣,『你好嗎?』、『呷飽袂?』。不同的是阿嬤是外星人派來地球作亂的,她帶上人形面具故意撐起拐杖裝掰咖(註2),不問候人家專講鄰居的鳥事和閒雜事。阿嬤講話時快又急,我們聽不清楚,阿嬤的話我們不會講,但學校有教。」

什麼?什麼外星人?什麼不會講的話?這二個小皮蛋,學校課堂胡鬧回家繼續胡說八道,欠揍!

紀太太搖頭,正想問兒子爸爸去哪兒,這麼晚沒回家莫非停車失蹤?

門鈴大響。

「拍謝,我樓下何太太。跟妳講,今天水電工來我家測試半天說水管破裂水才跟著漏漏到我家馬桶上的管道再順流而下滴漏下來,跟妳說要換管線不然一直滴滴答答漏不停煩都煩死……,咦?」何老太太眼尖,從大門隙縫邊瞧見躲媽媽身後的二名蘿蔔頭,話說一半沒完把話題轉開,問:「這妳後生(註3)?」

是的,有什麼問題?

「要教他們講臺語,講半天攏沒應,這樣不行。」何老太太搖頭,對於臺灣下一代不懂母語這件事很不開心,滔滔不絕地絮語,直到門邊的紀太太打斷她說話:「我們是客人。」

「客家人也要會講臺語。」身為臺灣最大族群一員的老太太遊走民間無往不利以出身為傲,狠狠打斷紀太太說話:「電視臺有教。」

「我家不看八點檔。」紀太太眨眼,將矛頭倒轉回敬。

「電視新聞也行。」 何老太太固執的說話,欲說服樓上鄰居融入閩南族群。

「新聞綜藝化,偏頗得可以。」紀太太不肯讓,再度將矛頭刺出回敬。

「唱歌跳舞很好看。」何老太太跳針似的說出另一種語言學習管道。

「看久容易生膩。」紀太太含笑說話,不肯讓步。

「聽廣播咧?」何老太太認真了,指出另一條學習門路。

「江湖郎中賣藥,當心吃多生病。」紀太太二度眨眨眼,提醒老人家來路不明的偽藥吃多易引洗腎問題。

二人妳一言我一語地戳來又刺去,把該講的正題遠遠拋諸腦後,冷不防耳邊傳來一句,「幹,講屁!」

二人回頭一瞧,二名小孩有樣學樣學大人理論,那氣勢那模樣那音量丁點不輸給吵得面紅耳赤之村野俗婦,把二人羞得滿面紅,菜市場交鋒語立時止息。

眾人 原地解散。

「莫名其妙!」丈夫回家聽說學母語這件事很不高興,立時轉身,想找樓下太太「論理」。

「算了,整天關在家從不出門的老太太能有多少見識?不被電視臺和地下電臺洗腦才怪!」妻子提醒先生經過這件事情她不想出錢,看見老太太那副盛氣凌人的模樣就有氣,提醒丈夫日後誰出錢才是重點,經費問題遠比噴口水現實多多,丈夫點頭表示明白。

當晚二夫妻討論許久還上網查數據,豈料查來查去翻來找去釋例判例案例全找遍,所有判決均對自家不利。

「就當被鬼咬,花錢消災囉。」丈夫看遍法院判例搖頭,暗示妻子樓下漏水樓上有責,妻子這才拿起計算機不情不願算計:「這筆錢真不小。房貸車貸課後輔導加托育,再加上這筆錢,債務愈滾愈大,要背到什麼時候才能還清!」

翌日一早樓下阿嬤又上樓。

「要開挖。」何老太太以拐杖敲擊樓地板,滿臉不悅的說話。

「什麼?」紀太太沒聽清楚。

「挖開,把妳家的浴室地板全挖開。」何老太太瞪眼說話,不待樓上鄰居有所反應,逕自轉頭對公共梯間的一角指來指去。

紀太太的眼順老太太眼尾餘光對上樓梯間銹蝕的鐵扶手,那兒什麼都沒有。

老太太喃喃自語,表情迷離,紀太太端看老太太許久不解梯間有啥好看?然老太太的眼微瞇,迷離倘恍之際彷佛看見殘肢斷臂橫飛於缺了一角的毛玻璃之上,嘲弄紛爭不已的二戶人家。

「該你的跑不掉,不該你的強求不到!」殘肢斷臂突然張開血盆大口朝爭執的方向飛來,老太太因之怒吼不住揮舞拐杖驅離,重複說著二句,「跑不掉,求不到;跑不掉,求不到;跑不掉,求不到……」。

註2:閩南話,跛腳之意。

註3:閩南話,兒子之意。

(待續,請看下一頁)

本文摘錄自《陳墨奇幻作品集3_妖怪 》,作者:陳墨
點擊封面圖檔可察看更多書籍資訊

覺得文章好的朋友,按個讚把它分享出去,會讓你更成功!

 

頁面: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