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月說鬼故事,陳墨帶你聽聽幽闇陰森的鬼怪故事《陳墨奇幻作品集3_妖怪 》

抓漏_3

工人吃飯去了,留下一人一犬看守家園。

所謂的家園亦只有少少八十四平方公尺,換算成台坪約莫25.67坪,三房二廳一衛格局。

客廳很小,走幾步路便撞牆。

飯廳兼儲藏室,飯桌底下兼具儲物功能,想將腳伸展好好吃頓飯是件不可能的事,因之吃飯場所自動轉成客廳。

客廳的長條几變身成餐桌,每到用餐時分桌底下板凳全出籠,全家圍繞成一圈用餐,那畫面說溫馨不如講擁擠,為此身為家庭主婦的紀太太苦惱不已,想改格局無餘錢,想不開伙專吃外食又無可能。

因之紀太太提議:「換屋吧。」

「開什麼玩笑!貸款尚未繳清。」紀先生出聲,第一個跳出來反對換屋事。

「麗雲講此刻房價低,換屋最划算。」紀太太不死心,繼續勸說換屋之事。

「麗雲講麗雲講,麗雲懂個屁!自己婚姻都搞不定還管到別人家的事。」紀先生怒言,婦道人家亂出主意房貸讓人背,當真豈有此理!

「麗雲說她老臺北,臺北房產問題問她最清楚。跟你說我倆算過了,房價低換屋一坪之價差比之高房價時之差價還低,若等房價高漲再換屋得付出更高代價。」

「打比方說換大十坪的房屋,逢低房價價差五萬,逢高房價價差十萬,等於房市低迷價差五十萬,房市高漲價差一百萬,所以說現在換屋比日後高房價時才換更划算!」紀太太嘮嘮叨叨於房事,未察覺先生神情漸不耐煩。

「麗雲的話能聽,豬都能飛上天!」紀先生不滿,狠狠打斷太太說話。

「唷,你這人怎麼這樣講話,把話聽完嘛。」紀太太同樣不滿先生出口比喻好友是豬,高聲回話。

兩人談話無交集,從此麗雲不敢再上紀家門。

住家西曬又樓頂,樓頂偏無遮蔽物,還沒到五月五室內已熱得像三伏!

紀太太想起二年來養過的寵物,甲蟲熱死魚兒翻肚,只有柯基犬聰明,夏天懂得睡在朝南廚房冰涼大理石地板上,肚皮緊貼冰涼之地昏睡一下午,度過酷熱難耐之暑,總算沒再釀成悲劇。

「換屋吧。」紀太太再次提議。

「開什麼玩笑,房價不降別想換。」紀先生二度回絕。

「這房西曬又樓頂,悶熱得不像話,人類能耐小犬能耐?別讓Coach嘔吐中暑。」紀太太揮汗如雨,於不怎麼涼爽的冷氣房內同先生商量換屋之事。

「前屋主能住前前屋主也能住,憑什麼我們不能住?」紀先生悍然回絕。

「這房換過的屋主不下十數回不覺奇怪?按我說樓頂西曬惹的禍!還有,浴室莫名跑出的蚯蚓蜈蚣把孩子們嚇都嚇死,還有成群結隊的螞蟻,四處攀爬的蟑螂和壁虎,這屋簡直要成動物園了。要不是因為你…..」

紀太太話說一半打住。

二年前先生停止看屋執意購入親人介紹之屋,全沒想方位樓層及屋齡問題,如今酷熱難耐問題重重,因之紀太太認定買此屋先生出的主意該負全責,不好住就得換,沒得商量。

「因為什麼?因為奇怪的妳!當初吵要買房的是妳,不想住的也是妳,錢多是吧!」紀先生聽出紀太太弦外之音,不滿買屋的責任全推給他,因而打斷紀太太說話。

「喔唷,你這人怎這樣?讓我把話講完嘛,責任全推給我,男人不必負責是吧。」紀太太發火,拍桌抗議。

二人一言不合吵開,吵架結束擲遠競賽登場。

競賽結果櫥櫃裡少了四個碗、架上玻璃杯摔破無數、加之擺設用的陶瓷藝品撞壞數只,這杯杯盤盤縱躍橫飛此起彼落,精彩程度堪比奧運競賽,男女選手包辦冠亞軍,把孩子們嚇得目瞪口呆。

自此孩子們只要聽見爸媽談換屋事立刻乖乖洗澡寫功課,寫完功課乖乖收拾書本熄燈上床睡覺,比打罵還管用!

「Coach,嘴裡叼些什麼?」

紀太太客廳看電視,不經意瞥見原本窩角落啃雞骨的柯基犬Coach,這會兒正努力地啃咬一截小肉棒。

狗狗磨牙磨的爽快,翻滾耍賴自得其樂,沒理會飼主呼喚。

紀太太見狀笑開懷,以為狗狗玩膩雞骨扔一旁,頑皮的將矮櫃裡的狗零嘴自行叼出,又啃又咬又撥弄,瘋玩模樣說不出的可愛。

紀太太見狀沒來由覺得好笑,佯裝嗔怒:「去,小皮蛋,零嘴豈能由你做主?拿來!別把零嘴全啃光,很貴的。」

主人招喚自家狗兒過來,憨厚的Coach面露無辜神情乖乖聽話跑來,於主子面前乖乖將嘴裡的肉棒吐出。

紀太太矮身拾起那截「零嘴」,就著昏暗燈光仔細察看。

然零嘴一夕之間變了樣,紀太太看清手裡物件面色一變!瞬間倒抽一口涼氣,乎乎悠悠地往後仰,幸得沙發皮軟接住身子沒重摔。

五月的天熱呼呼地使人心煩,女主看了一眼手中物順勢拋出沙發外,沒來由的又發暈。

沙發底下的玻璃瓶散發出陣陣刺鼻味,腦部受過重傷的Coach上前關心昏暈的女主人,擔心重感冒的她餐飲又忘,那麼到傍晚才有得吃。

Coach忍不住對天哀鳴,怨嘆嗅覺失靈的自己只能靠翻滾雜耍取悅人類混口飯吃,悲戚。

(未完,有興趣的讀者請至各大電子書平台購買本作品)

本文摘錄自《陳墨奇幻作品集3_妖怪 》,作者:陳墨
點擊封面圖檔可察看更多書籍資訊

覺得文章好的朋友,按個讚把它分享出去,會讓你更成功!

 

頁面: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