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文章庫存

  • 廢墟的角落總有著什麼,至少有些塵埃,它們彷若無影的身子積磊成具體的形,極其自然地霸踞一方,即便於人眼中微小得老是被忽視, […]

    廢墟的角落

    廢墟的角落總有著什麼,至少有些塵埃,它們彷若無影的身子積磊成具體的形,極其自然地霸踞一方,即便於人眼中微小得老是被忽視, […]

    繼續閱讀...

  • 窗櫺裁了日光,溫暖變得有稜有角,依舊能爬上床,不過費了許多氣力,歇了會兒才以散漫的嗓音叫喚應該醒來的,而僅有一些細碎的塵 […]

    晨起

    窗櫺裁了日光,溫暖變得有稜有角,依舊能爬上床,不過費了許多氣力,歇了會兒才以散漫的嗓音叫喚應該醒來的,而僅有一些細碎的塵 […]

    繼續閱讀...

  •   這是我寫最久的一篇故事,說真的,連我自己也不記得斷斷續續寫了多久了? 故事裡頭女主角經歷的那段水深火熱的研 […]

    關於 « 如果我們再相遇 »

      這是我寫最久的一篇故事,說真的,連我自己也不記得斷斷續續寫了多久了? 故事裡頭女主角經歷的那段水深火熱的研 […]

    繼續閱讀...

  • 經常夢到迷途,在似曾相識的城市或者從未去過的鄉間。 一回踏野郊外,差不多樣子的樹林和草地讓我迷失方向,沒朵白雲的無垠藍天 […]

    夢裡迷途

    經常夢到迷途,在似曾相識的城市或者從未去過的鄉間。 一回踏野郊外,差不多樣子的樹林和草地讓我迷失方向,沒朵白雲的無垠藍天 […]

    繼續閱讀...

  • 爸爸又醉了,爛泥般癱在客廳地上。

    【小小說】爸爸又醉了

    爸爸又醉了,爛泥般癱在客廳地上。

    繼續閱讀...

  • 離開很容易, 留下也不難, 煎熬在之間的旅程,

    之間

    離開很容易, 留下也不難, 煎熬在之間的旅程,

    繼續閱讀...

  • 將你喝剩的紅酒倒入你不會再碰的白色馬克杯,過度的酸躊躇成一個圈又一個圈,捲潤了所有關於你的回憶,侵蝕了想忘掉的和不該記住 […]

    離鄉

    將你喝剩的紅酒倒入你不會再碰的白色馬克杯,過度的酸躊躇成一個圈又一個圈,捲潤了所有關於你的回憶,侵蝕了想忘掉的和不該記住 […]

    繼續閱讀...

  • 我的狗跟我說他要上學了,要我幫他剪指甲。 不一會兒,我的貓也跑來,用三色的尾巴勾繞我的小腿表示他也要剪指甲。 他們的舉動 […]

    我的狗和貓

    我的狗跟我說他要上學了,要我幫他剪指甲。 不一會兒,我的貓也跑來,用三色的尾巴勾繞我的小腿表示他也要剪指甲。 他們的舉動 […]

    繼續閱讀...

  • 消防車嗚嗚咽咽奔馳而去,老狗肅立吠叫致意,各式沒點渣的空罐頭和有爹有娘的咒罵旋即從天而降,基於義氣和義務,男人走出院子替 […]

    【最短篇】嗚咽之夜

    消防車嗚嗚咽咽奔馳而去,老狗肅立吠叫致意,各式沒點渣的空罐頭和有爹有娘的咒罵旋即從天而降,基於義氣和義務,男人走出院子替 […]

    繼續閱讀...